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起点读书 >> 王国血脉 >> 第535章 北极星

第535章 北极星

仇人见面,如沐春风。

知己重逢,分外眼红。

在龙霄城寄人篱下、束手束脚的日子里,泰尔斯曾无数次梦想着回到星辰。

但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浇灭他的思乡之情,那鸢尾花公爵詹恩·凯文迪尔优雅而完美的笑容,大概就是其中之一。

泰尔斯王子不会忘记,六年前他北上出使时,在星辰境内遭遇的疯狂画面:无论是干尸般的吸血妖婆向他张开血盆巨口和漆黑眼洞,凄厉嘶吼,抑或是没有四肢的纯白嗜血怪物不可抗拒地将他压在身下,撕咬他的脖颈。

以上两者,担当了他六年间大部分噩梦里压轴的惊喜画面,仅次于偶尔作为(终极噩梦中的)隐藏关boss出现的吉萨,督促他早睡早起,保持乐观。

每想到这里,泰尔斯就感觉他的脖颈开始隐隐作痛。

像是被勒紧,又像是被咬穿。

所以泰尔斯也不会忘记那一切的罪魁祸首。

“我没想到你会来,我的公爵朋友,”泰尔斯笑靥如花,他的右臂环过詹恩的后背,搭住对方另一侧肩膀,在旁人的眼中与鸢尾花公爵形如兄弟,把臂同游:

“至少,不会这么早。”

詹恩则同样温和一笑,左臂揽住泰尔斯的脖颈,就像揽住自己的弟弟一样,自然亲切:

“这几个月里,我挂念殿下甚深,”

“等不及要见你了。”

“我的王子朋友。”

詹恩的声音一如当年,温文儒雅,友善随和。

甚至更胜往昔。

挂念甚深……

泰尔斯扑哧一笑。

“所以这次又是什么?”

泰尔斯拿出快绳推销生意的深厚功力,笑容阳光灿烂,语气兴高采烈,音量突然压低:

“下毒?刺杀?嫁祸?造谣?诬陷?”

泰尔斯的声音很轻,乃至跟在两人身后的哥洛佛、多伊尔,以及詹恩的老管家阿什福德都没听清。

他贴近詹恩:

“还是学北地人,直接撸起袖子——干我?”

众目睽睽之下,詹恩哈哈大笑。

被卫兵和仆人们拦在外围,正等待入场的来宾们目睹了这和谐的一幕,纷纷欣慰地点头。

不少人默契地谈论着这一幕:显然,南岸公爵刚刚因为王子的某个幽默笑话而忍俊不禁,难得的是,公爵真情流露,毫不造作。

王子也真诚不虚,无矫无饰。

你看,大人物们其实也是普通人,他们过着跟我们同样的生活,有相近的欢乐,受相似的烦恼——不信你瞧瞧,他们的笑容自然亲切,与你我有何分别?

所以啊,我们和王子、公爵他们只是位置不同,并无高下之分,都是王国的重要一员,为了星辰的未来而努力奋斗。

既然他们为王国呕心沥血,掌舵领航,那我们就要对他们抱有希望,保持信心。

就算他们有做得不足的地方,我们也要设身处地,宽容耐心。

365bet 提现多久到账这才是正确的爱……诶!这位仁兄,你别再挤了没位置了——你看不看得到关我吊事哦!我今天来这儿就是为了一睹殿下和公爵的真容嘛!诶他们要走了,赶紧的!哎呀前面的让开点儿啊!你们挡着,我看不到了!泰尔斯王子!詹恩公爵!你们走慢点儿啊啊!

“泰尔斯!你……”

詹恩没有理会场外的一点小波折,只见他亲昵地晃了晃臂弯下的王子,低头俯就后者的耳朵:

“你知道,过去六年我也在想……”

他低声细语,如春雨润物:

“要是你光荣归国,我们该如何相处?”

话中藏锋。

我们如何相处?

泰尔斯几不可闻地轻嗤一声,脑子里却莫名其妙地,闪现出努恩王怒目寒声,向杀子仇人发起决斗的一幕。

“我们是要彼此尊重,各安其道……”

他们依旧稳步向前。

但一瞬间,詹恩的温和低语突然冷却下来:

“抑或纠缠仇怨,不死不休?”

泰尔斯的脚步微微一滞。

连带着詹恩也慢了下来。

听上去,像是个停战请求。

但是……

泰尔斯缓缓地转过头,笑意依旧,目光渐冷。

“放心,”詹恩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兄长在勉励后进,让目睹这一幕的侍者与卫兵们:

“你有的是时间好好考虑,因为你今天要担心的……”

“可不是我。”

在没人看见的角度里,詹恩眼中笑意稍敛。

至少。

不仅仅是我。

泰尔斯沉默了。

但下一秒,只见王子殿下先是眉梢微动,随即爆发出一场大笑!

詹恩也垂下头颅,嘴角噙笑。

他们的步幅恢复正常。

旁人们眼中,南岸公爵和星湖公爵的玩笑显然越开越轻松,越谈越随和——没见他们都笑得前仰后合了么。

一直在前方领路的马略斯轻蹙眉头。

后方的管家阿什福德则依旧面无表情。

守望人向泰尔斯示意他可以就此接手,领公爵前往宴会厅了。但开心不已的王子摆摆手,坚持要陪着公爵走完这一段路。

另一侧的来宾们注意到这一幕,纷纷感慨两人的友谊与感情。

“你知道,我有段时间不明白你为啥非要我死——即便我们已经没有冲突了。”

泰尔斯的笑声渐渐收敛,他悄声开口,同时大力拍了拍詹恩的后背。

鸢尾花公爵身躯微晃,笑容依旧。

“但是后来啊,我就想明白了。”

泰尔斯靠住詹恩的肩膀,狡黠地眨眨眼:

“你说呢?”

想明白了?

那一瞬间,詹恩的脚步零碎起来。

公爵轻轻低头,似在思索什么。

泰尔斯善解人意地配合他的步伐,笑眯眯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一个小忠告,殿下。”

几秒后,詹恩抬起头来,表情不变,却唇角微动:

“顾好你自己,孩子,少管别人的事儿。”

尽管笑容依旧,可詹恩语气里的温度却结结实实地传递到泰尔斯的耳朵里,让他有后背微凉的错觉。

詹恩轻轻一瞥,却如有寒光一闪:

“可别自找麻烦。”

“徒留追悔。”

泰尔斯内心一顿。

星湖公爵沉默着。

下一刻,他们走进了宴会厅。

先前入场的来宾们有不少已经就座,正优雅而耐心地等待,时不时相互打着招呼,也有不少人三五成团,站在一起愉快礼貌地攀谈着。

南岸公爵与星湖公爵的双双莅临,毫无疑问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先是靠得近的宾客们纷纷行礼,随后是远处的人们停止了攀谈。也许是没有想到能如此之快地看见大人物入席,几秒后,宴会厅里小小地爆发出几近骚动的呼声。

身份稍重的来宾们——笑容谄媚的多伊尔夫妇,洛萨诺·哥洛佛子爵,包括领着孩子的(见到男爵手上的九芒星徽章后,围在埃莉诺夫人身边的贵妇人一下子增多了)的埃莉诺·巴尼,都纷纷起身行礼。

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詹恩与泰尔斯则自然地松开了彼此,默契而配合地向来宾们回礼,时不时回应他们的寒暄。

与六年前可谓鱼龙混杂的国是会议不同,能受邀出席逐圣日兼王子归国宴会的自然不是等闲人物,就连在外围的来宾们也不卑不亢,友善得体,侍者与卫兵则尽职尽责,为公爵与王子让出一条道路,目送而去,并未打扰他们两人的谈话。

然而,只有泰尔斯知晓。

在这热切而和谐,主客相宜,鱼水一家的时刻,他与詹恩的无形对峙达到了顶峰。

少年的步履短促,步伐稍快。

詹恩的步幅较大,频率略低。

两人平行行进,不时为对方调整步速,但不知为何,他们脚下的节奏,就是踏不到一个点上去。

可那一刻,泰尔斯却真真正正、发自内心地笑了。

他知道吗,詹恩?

泰尔斯默默地想。

在星辰国内让人敬畏崇拜的鸢尾花家族与南岸领的统治者,詹恩·凯文迪尔公爵。

他的威胁,他的警告,他煞有介事的语气……

跟那些人比起来……

泰尔斯脑海中掠过许许多多的面孔:

摩挲戒指的努恩王、轻抚宝剑的查曼王、阴险毒辣的钎子,悚然诡异的瑞奇,加工头颅的传说之翼、咯咯冷笑的西荒公爵……

跟他们比起来……

少年心底轻笑。

宴会厅里因两人掀起的热潮稍稍减退,来宾们重新散开,回到三五成群的状态。

下一秒,泰尔斯笑容微收,他放下打招呼的手,毫不客气地捞住詹恩的肩膀。

“你知道,我最近在上胡里奥学士的数学课。”

“所以我很好奇。”

看上去,就像王子想起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倾身而去,低声告知公爵。

泰尔斯口型不动,从齿缝间发声:

“我很好奇:六年前我北上遭遇意外,而你把那几个男爵领和沥晶矿转让给王室,以求得我父亲开恩原谅的时候……”

“每年得亏掉多少收入?”

话音落下。

詹恩的呼吸略略一乱。

男爵领。

沥晶矿。

收入……

詹恩的手臂肌肉微紧。

“这件事。”

他笑着转向泰尔斯。

“我以为我们已经了结……”

但王子却用更灿烂明媚的笑容回应了他:

“而你知道这六年来,我在凶悍险恶的北地,是怎么过来的吗?”

那个瞬间,凯文迪尔家的主人只觉得肩膀一紧:

“时代变了,詹恩。”

泰尔斯贴着对方的耳朵,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可别自找麻烦。”

“徒留追悔。”

詹恩定定地看着他。

表情慢慢僵硬。

在许多人的眼中,泰尔斯王子开心不已,一路都在凯文迪尔公爵的耳边说着什么,而后者则耐心又宠溺地倾听着少年的话语,未见丝毫不悦,遑论冷脸。

亲如兄弟。

看得人好生欣慰,嘴角上扬。

既然王子与公爵,一者少年纯粹,活泼开朗,一者儒雅贤明,温和敦厚,共同构建起友好热切的气氛……

那么外围的宾客们,自然也要深受感染,由衷共鸣。

恨不能与这两位领袖群伦、表率天下的贵族楷模们一体同心。

于是宴会厅顿时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以往见面必见血的红眼世仇们龃龉不再,笑泯恩仇,如兄弟般拥抱对方宽容彼此,平素老死不往来的陌路人也一见如故,攀谈甚欢,只叹相逢太晚太可惜。

这一刻的闵迪思厅,真实地展现出了星辰王国宫廷内外,贵庶上下所特有的精神风貌与时代特色,团结一致,斗志昂扬。

泰尔斯与詹恩终于止步。

两人却依旧笑意绵绵地盯着彼此,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前方的马略斯不得不提高音量,提示沉浸在对视中的两人:客人已经送到,殿下该回去迎接其他来宾了。

终于,詹恩微笑着伸出双手,揽住泰尔斯的双肩,语气变软。

“我明白了,殿下。”

“请宽心。”

詹恩低下头,抿了抿嘴角:

“星辰若在,则帝国永恒。”

泰尔斯扬了扬眉毛。

随后,泰尔斯开心地咧嘴,毫无芥蒂地上前伸臂,重重地抱住詹恩!

“那就好,愿我们宁因友故……”

詹恩脸色一滞,只感觉到腰部被牢牢箍实,力度渐增。

只见泰尔斯把侧脸埋上公爵的胸膛,在诸人看不到的角度里寒声道:

“不以敌亡。”

下一秒,王子松开公爵,重新变回那个快活真诚的泰尔斯,哈哈大笑。

詹恩看着他,也笑了起来。

为了配合王子与公爵,周围礼教良好的贵族们在暗自偷窥的同时,很有素质地提高了音量,让两位的笑声不那么突兀。

泰尔斯似乎真的很开心,只见他笑得前仰后合,向着詹恩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去,快步走进哥洛佛和多伊尔(他眼神古怪地看着王子)之间。

在没人看到的时刻,少年松了松因为笑得太多,接近麻木的脸肌。

却在心底吐出一口长气。

有些奇怪。

感受着詹恩从后方射来的眼神,重新变得疲惫的泰尔斯暗忖道。

詹恩·凯文迪尔。

作为他最不爽的敌人之一,这家伙还是一样阴险,一样深沉,一样可恶。

但记忆里,以前的鸢尾花公爵,似乎没有这么……

主动?

泰尔斯深思着,一边在卫队陪同下走向宴会厅的出口,准备回到原位,继续履行他迎接宾客的职责。

然而,不等他思索完毕……

意外就发生了。

在他经过一群外国来宾时,一个高大雄壮,甚至比哥洛佛更胜出一筹的厚重身影,突然暴起!

对方带着凌厉的气势,撞进他的视线!

一瞬之间,哥洛佛和多伊尔齐齐色变。

但卫队二人组训练有素,他们瞬间屈膝按剑,在对方接近之前,就要长剑出鞘,诛杀刺客!

直到马略斯有力的双手恰到好处地伸出。

死死按住两人的肩膀!

避免了众目睽睽下,星辰王子初次亮相,就害得宾客血溅三步的尴尬。

“稳住。”马略斯低声训斥。

与此同时,一道浑厚而粗鲁的嗓音,带着泰尔斯再熟悉不过的腔调,就在宴会厅里响起:

“看看这是谁?”

身躯雄壮的宾客站在泰尔斯身前,哈哈大笑。

神经紧张的哥洛佛和多伊尔一惊,两人朝阻止他们的马略斯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对方虽然身形吓人,但手无寸铁,而且站在安全距离之外。

他们反应过度了。

倒是泰尔斯愕然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这个身躯与胡须同样厚重,衣着厚实却稍显土气,看上去活像一头大熊的男人。

“我们埃克斯特人民的老朋友!”

“泰尔斯王子……”

只见眼前的大胡子开怀地张开粗壮的双臂,兴高采烈,嗓音雄浑地喊出下一个单词:

“北极星!”

泰尔斯愣住了。

你等会儿……

北,北什么星?

他懵懂回头,看了周围的宾客们一眼,原本好奇观望的他们立刻回头,各司其职,各找各妈。

但这不妨碍泰尔斯认出对方那熟悉的口音。

他是从……

“瞧瞧!”

大胡子的笑声粗野雄壮,中气十足:

“喝了我们北地人奶水长大的王子,就是不一样!”

泰尔斯又懵了一下。

什……什么水?

“对不起?”

王子好不容易调整好自己,礼貌而得体地回应:

“事实上,我……我到龙霄城的时候已经,已经那个……”

泰尔斯在心底里尴尬地接道:

断奶了。

等等,在这个世界里,小时候的他……

喝过奶吗?

但迎接他的依旧是一阵粗鲁的大笑。

“我是豪尔赫,没有姓氏。”

自称豪尔赫的北地人狠狠拍了拍胸口,若有鼓声隆隆,惊得不远处的几个星辰贵族下意识地离远了一些。

“我乃伽德罗大公的从事官,为您带来麋鹿城的豪情与盛意!”

泰尔斯面色一变。

伽德罗大公。

麋鹿城?

曾经无比熟悉的北方地理,再次回到他的脑海里。

埃克斯特的十大领地里,若祈远城在极西,则麋鹿城就在极东。

事实上,麋鹿城的伽德罗家族地处偏僻,却依山据崖,临冰靠海,在优质港口稀少,海岸环境恶劣的情况下,艰难扼守着整个埃克斯特王国都罕见的狭长海岸线:

向北,他们可以海运支援哨望领与冰川海,抵御冰川兽人;

向南,麋鹿城的船队能够呼应再造塔和黑沙领,遥制星辰的东海诸港;

向东,伽德罗家族的封臣则要与纵横海岛的“少女之子”——卡塞海盗们扬帆作战,保卫航路;

甚至,在某些极端的时代里,他们要面对来自终结海彼端的威胁,吹响大陆战争的第一声号角。

六年前,伽德罗大公并未响应努恩王的邀约,来龙霄城见证那震动西陆的一夜。

可泰尔斯记得里斯班伯爵是怎么称呼他的——“那个道貌岸然的山羊胡子”。

然而……

泰尔斯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北地人豪尔赫。

他来参加……自己的归国宴会?

“见到您真是三生有幸,皓月亦惊!”

豪尔赫说着狗屁不通的文法,却豪迈大笑,开心地向泰尔斯扬出双臂:

“我的北极星!”

泰尔斯眉毛一耸。

“北,北极星?”

泰尔斯不解地重复。

这是什么鬼称呼?

“对啊!”

豪尔赫的每一声呼唤似乎都要让脚底的地砖震一下:

“你在龙霄城待了足足六年,姓璨星的小子!”

他狠狠拍手,丝毫不顾哥洛佛和多伊尔的鄙视眼神:

“所以你回国之后,大家都叫你北极星……”

“因为你算是这几百年里最有种,在北边活得最久的——”

豪尔赫神色兴奋,声震穹顶:

“星辰国王!”

那一瞬间,好像整个宴会厅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齐齐转目,盯向这个角落。

一秒,两秒。

豪尔赫注意到了周围人的霎时安静,愣了一下。

他小心翼翼地左右环顾。

麋鹿城的从事官深吸一口气,又看了看眼前满脸僵硬,作生无可恋状的王子殿下。

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额,我的意思也许是……”

豪尔赫咧开嘴,笨拙地搓了搓凸出的肚子,活像头大熊在洗澡。

只见他无辜地摊开手,尬笑道:

“待任国王?”

喜欢王国血脉请大家收藏:(www.qiddushu.com)王国血脉起点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 - 王国血脉txt下载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起点读书

猜你喜欢: 诸天重生修罗天帝九阳帝尊漫威世界的术士极道典随身带个狩猎空间不死武皇诡秘之主丹武帝尊侠气逼人妖神记绝天武帝尊上绝世剑神穿越从养龙开始升维之旅修罗刀帝无限升级系统剑破九天异界召唤之神豪无敌永恒圣帝恶魔就在身边旅法师的学霸系统疯狂升级系统鸿蒙道尊系统的超级宗门
完本推荐: 漫威之DNF分解大师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缘来是你,霍少的隐婚甜妻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穿书女配:季少,请轻撩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365棋牌'_365棋牌打鱼_365棋牌苹果手机安装寻美记全文阅读国家意志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全文阅读山村小岭主全文阅读系统供应商全文阅读西游之金乌大圣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火爆狂兵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吃货世子俏厨娘全文阅读燃钢之魂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代神主永恒圣王恶魔就在身边神农别闹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抢救大明朝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老君传人最佳赘婿我有无数神剑重生神医娇妻:首长,借个吻!仙帝归来当奶爸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拜见大魔王帝妃惊天超凡黎明重生奋斗俏甜妻美食猎人绝境长城上的王者电影世界私人订制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最强红包皇帝帝神通鉴剑域神王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重生之最强大亨篮坛之氪金无敌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王国血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王国血脉txt下载手机版 - 无主之剑的全部小说 - 王国血脉 起点读书移动版 - 起点读书手机站